一切热烈归宿是平静
只有孤独温柔
从不离弃

过年,乡村集市。

日子。

手工编织者。

路过十几年来不曾变化的人民公园
所有游乐设施和树啊都一如往常
湖边停靠着废弃的船
那些船游过我出生的九十年代
又游进了二十一世纪
我好想买走那只鸡
把它肚子掏空放张床垫
我就可以睡在里面了

庭院,放烟花。
像海浪,像星云。

烟花让我想起浩瀚星河。

烟花让我想起浩瀚星河。

在楼顶/晒太阳的时候/发现/油菜花开了

我与陌生人的交谈(二)

我:“你觉得孤独吗?”

怪:“还好,前几周比较难捱,最近回家了,调整的还不错。”


我:“现在好了吗?”

怪:“也可能是工作和生活的节奏比较快,让我有足够的理由不去想那些情绪。”


怪:“你现在很孤独吗?”

我:“嗯。”


我:“你比较喜欢探索外界还是探索自己?”

怪:“探索自己。我想,总要先了解自己才能了解外界吧。外在的浮光掠影永远都不会停止改变,它们显然终归虚无。”


我:“你所从事的工作是你所喜欢的吧?”

怪:“暂时并不是。”

我:“前几天我十分渴望和陌生人说话,但我今天删除了那些陌生人,又一个人在房间里反反复复地听歌,看书,睡觉。我好像做了一番尝试,但最...

Echo-In-Iceland

©Echo-In-Iceland | Powered by LOFTER